主页 > 伯乐相马经+图库2020 > 天发真相-股票频道-金融界
天发真相-股票频道-金融界

  湖北天发集团控股子公司S*ST天发和S*ST天颐已公告2006年业绩预亏并提示投资风险,但其股价却连续上涨

  资讯)、S*ST天颐(行情资讯)的投资者来说,年报披露最后一周的交易日,无疑是他们最为彷徨的日子。资料显示,作为湖北天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天发集团分别持有7074.83万股S*ST天发和5429.70万股S*ST天颐的股份,分别占到这两家公司总股本的25.99%和45.43%,是这两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2006年12月26日,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的S*ST天发、S*ST天颐同时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发集团董事长龚家龙,因涉嫌经济犯罪,于12月21日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此后的12 月28 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武汉稽查局立案稽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将对公司立案调查。也正是从这时开始,由湖北省和荆州市政府主导,警方参与的全面调查和清产核资工作也全面展开。然而,三个多月过去了,天发集团到底如何?4月20日,本报记者就几个月来天发集团清产核资结果和S*ST天发、S*ST天颐重组的进展等投资者关心的情况再次前往荆州进行了实地调查,并独家采访了荆州市政府及湖北天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相关知情人士。天发集团严重资不抵债

  一直拒绝接受记者采访的知情各方,终于在4月30日年报公布一周时开口说话了。致使他们下定决心面对市场的,是此前4月7日由湖北省政府有关领导主持召开的一次天发集团全体债务银行参加的债务重组协调会。

  用一位参与此次清产核资内部人士的话说,正是这次会议,几乎打消了他们对S*ST天发、S*ST天颐重组抱有的最后一点希望。作为天发集团清产核资的主要参与者和S*ST天发、S*ST天颐重组工作的推动者,看着两只股票无视风险地天天封于涨停板上,他们感到已不能再沉默了。具有同样心情的天发集团负责人向记者摊开了由北京亚洲会计师事务所所做的一份《湖北天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资产评估结果汇总报告》(征求意见稿),报告写明,截至2006年底,天发集团的资产总额为26.83亿元,而负债却高达42.15亿元,已是严重资不抵债。那么,S*ST天发、S*ST天颐的情况如何呢?三季报显示,截至2006年9月30日,S*ST天发资产总额为143414.63万元,负债总额为112171.91万元,每股净资产为0.95元,1至9月,公司亏损6800万元,并以预计全年还将继续亏损;S*ST天颐资产总额为35896.69万元,而负债总额已高达65403.55万元,每股净资产为-2.5元,已经是资不抵债。而此次参加清产核资的内部人士透露,经过此次清产核资,S*ST天发也已资不抵债了。

  然而,与上述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去年12月26日天发集团掌门龚家龙被抓至今三个多月的时间里,S*ST天发、S*ST天颐的股票仅经历了不到一周的下跌,就开始上涨进入上升通道,特别是今年4月以来,股价更是加速上升连续涨停,3个多月的整体涨幅已高达110%以上。

  面对市场的非理性炒作,公司和政府相关工作小组为何没能尽早向社会公布上述真相?他们解释,龚被抓后的12月26日,荆州政府就成立了保持稳定、金融债务风险处置、清产核资、资产重组和企业宣传以及驻厂等六个工作专班,驻厂工作专班负责人,开始出任天发集团的执行董事,临时主持天发集团的工作。

  几个月里,工作小组请了大量人力协助天发集团的清产核资工作,但由于龚家龙几乎每年都将集团总部及所属企业的高管和财务人员进行轮岗调换,因此大多干部和财务人员都对自己所管企业了解不够,这为清产核资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再加上集团总部和所属两家股份公司以及北京、上海等公司的财务账册均被查封,致使清产核资工作进展很慢。

  对于天发集团所属S*ST天发、S*ST天颐目前的生产经营情况,记者再次来到湖北荆州实地查看。

  记者随便转了几家在荆州城内的挂着“天”字头的加油站,看上去运营依然正常,据工作人员介绍,此加油站虽然是天发的,但已经承包给了他们老板在经营,效益情况一般。经采访得知,S*ST天发的主要生产经营资产有91座加油站和两座储油库及一座储汽库。91座加油站中,有27座在建,已停业7座,目前尚在运营的有57座,而这57座中,仅有10座加油站是在S*ST天发公司自己手上在运营,其余47座都是以承包或租赁的形式包给了他人在经营。经采访得知,这些加油站的承包费用大多每年为3万到5万元,最少的年承包费仅有5000元,由于这些承包者的经济实力和经营能力参差不齐,因此一些经营较差的油站基本上是在靠赊销的方式勉强维持。这样算来,即便是按照平均水平的4万元年承包费计算,此前号称有上百家加油站的S*ST天发,每年油站的实际收入,也仅有228万元入账。

  由于流动资金的枯竭,其所属三座油汽库多年来也一直都在按照每年每吨20元的价格做代储代存业务,因此,利用率和收入也并不高。以2006年为例,阳逻油库和三峡油库合计代储了10万立方米的存油,收入也仅为200万元,也未达到两座油库8.5万立方米和4.8万立方米的储量上线。

  S*ST天颐的情况似乎更糟。记者在该公司厂区看到,公司厂房依然紧闭大门处于闲置状态,有的大门上的封条已贴了很久,也有的厂房仓库已经租给了别的单位。经采访得知,还是因为流动资金的问题,S*ST天颐从2004年9月就开始停产了,2005年也仅生产了不到两个月,前几年里,职工的生活费还可以靠变卖一些非主业相关资产来维持。但现在,这每月20万元的费用只能靠集团来想办法解决了。

  指望S*ST天发、S*ST天颐在4月30日奇迹般的推出一个扭亏年报,显然是不现实的。但4月以来S*ST天发、S*ST天颐的股票不仅连续上涨,而且出现了连续6天涨停的走势,股价在10日内涨幅超过了35%。是投资者不够理性?还是S*ST天发、S*ST天颐的重组工作有了实质性进展?

  天发集团负责人及相关知情人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两家公司的重组并无实质性进展。如果非要对重组成功的可能性做个定量判断,该负责人认为希望可能有两成。他们表示,做这样的判断,理由有四点。第一,天发集团42亿元的债务中,银行债务接近30亿元,涉及到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上市银行,虽经省政府牵头的多次调解,债务和解还是几无进展,这一块问题解决不了,重组也就无从谈起;第二,天发集团的所有资产都已被银行抵押、重复抵押和查封,涉诉案件达105起,涉案金额达21亿,绝大部分都已进入判决执行程序,这无疑将为重组带来很大障碍;第三,对于S*ST天发、S*ST天颐的重组,尽管湖北省和荆州市政府都很重视,但从实质条件看,迄今为止,并无具体的资产资金支持的具体措施。荆州市每年财政收入仅有20多亿元,2005年解决S*ST天颐股权时就投了7000万元,这次重组,指望荆州市政府再拿出一笔资产或资金,只怕不现实,即便能解决一点而数目小了也解决不了问题;第四,从重组方看,的确先后曾有二、三十家公司表示过对S*ST天发、S*ST天颐的重组意向,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决心很大的公司,更没有与哪家公司达成实质性意向。那位参与清产核资的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参与S*ST天发、S*ST天颐交易的不少投资者,或许还在期望以往各大债权人和债权银行按照以往的方式对债务打折核销,但事实上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了。随着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的上市,其原来作为国有银行的内部坏账核销手段已不复存在,面对巨大的债务和过低的打折要求,银行的态度就是:“叫我打折,你要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向我的投资者交待”,债务重组根本谈不下去。